今晚去看二位老朋友,

分別是一個女人跟一條狗,

女人是沒什麼改變, 雖然我沒仔細看,

甚至是沒正眼看她一眼!

狗倒是完全不認識我了,

直到我叫牠一聲,

牠聽了我的聲音才猛一回神想起了我!

也許本就不該屬於我吧!

這跟夢裡的情境是一樣的,

完全的陌生!

當下的我自然是頓悟了,

我也選擇了放下,

放下這曾經屬於我的女人跟狗,

就讓這眼前的十分鐘還給時間!

也把這未來可能會再憶起的片段還給時間!

狗的失憶似乎在告訴我一切早已船過水無痕,

時間從不曾在妳我身上停留過,

是自己以為時間不曾離開,

時間是療傷的工具,

但是時間更是一件謀殺記憶的最佳兇器!

原來我們隨身都攜帶一件兇器而不自知!

 

創作者介紹

女人香^台北酒店經紀^酒店打工^禮服酒店^酒店工作^酒店兼差

lulala888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